您的位置: 加格达奇资讯网 > 美食

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公开课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04:28

移动藏经阁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公开课

对于宣判的结果,本应该高兴的白晨,却实在没那个兴致

这就好像是一个成年人和一个婴儿角力一样,实在没什么值得骄傲的胜利。

白晨和文泰如握了握:“谢谢,文律师。”

“客气,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文泰如拍了拍白晨的手臂:“我该回去向复命了。”

“有缘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文泰如转身刚走,文碧琳就过来了。

“恭喜你,白老师。”

“这似乎没什么值得恭喜的,特别是对你来说。”

“是啊,输给那头老狐狸了,他总喜欢玩这种小把戏,在法庭上混淆视听。”文碧琳还是有些不满今天的对决。

本应该是她占据主动权,最后却因为文泰如引导了法庭上所有人的情绪,让白晨无罪释放。

“不过我很想知道,你是不是真的被林涛诱导,导致过激的行为?”

白晨笑了笑:“谁知道呢……时间都过去那么长的时间了。”

“到现在都已经出结果了

,你还是不愿意承认吗?”

“你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还是想翻盘?”

“都想。”

“如果你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其实你早就已经有了答案,如果你是想翻盘,我更不能多说什么,毕竟你的录音笔还在工作,再见。”白晨笑着挥了挥手。

“这家伙。”文碧琳没好气的瞪了眼白晨。

出了法院大门,仇鹤、何伟生和姚书记就追了上来。

“白老师,等一下,我们开车送您回去。”

白晨理所当然的上了三人的车子,何伟生开着车。

“你们三位大领导,今天怎么有空来给我捧场?等等……今天的判决结果,你们不会是从中作梗?”

“没有没有,我们没有对法官施加过任何的压力。”姚书记连忙解释道。

其实,他们三个坐在听众席上,本身就是一个压力。

当然了。即便他们三人不在,相信这次的宣判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。

“白老师,影子在我省出现过两次,都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标志性景观,对我省的经济有着非常重大深远的影响。”姚书记很认真的说道。

白晨看了眼姚书记,没有接话,白晨还不知道他是想要表达感谢还是其他的什么目的。

姚书记看白晨不说话。继续说道:“白老师,您看啊……是不是请影子多来几次。多留下一点……”

“姚书记,你知道什么叫做物以稀为贵么?不管是多值钱的东西,一旦泛滥,那就变得一文不值了。”

“额……也是……”姚书记只能收回后面的话,脸上颇为失望。

“白老师,您看啊,最近省内打算培养一些孩子,想让他们尽早的接触我们中国的武学文化,您看。什么时候有空过去指点指点?”

“我不教这个,别找我。”

白晨不想开这个先河,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,所以白晨想也不想直接拒绝了。

当然了,这样的回答也在三人的预料之内,他们其实也就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,和白晨套一下关系。

如果白晨能够答应他们的一些要求。那就是赚到了,就算没答应,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。

白晨回到县里就直奔学校,张清远听说白晨的官司结束了,也是长长松了口气。

如今白晨在学校里,处于一个很特殊的地位。

如果说权力。他只是一个班主任,对学校内的任何规章制度,都没有逾越的权力,可是如今的学校,又真的少不了他。

白晨更像是张清远的私人顾问,张清远如今对白晨非常依赖。

大事小事都要问白晨,而白晨的意见对学校、对他的确都很有帮助。

张清远现在根本就离不开白晨。而刚刚结束的月考成绩,七班如今的三十多个人,居然完全的霸占了年纪前五十名,将其他班级的平均成绩甩出去几条街。

然后又是不少的老师过来抱怨与投诉,说白晨是在作弊,不然的话,根本就不可能全班人都考出这么好的成绩。

毕竟每个班级能有那么两三个尖子生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,全班几十个人,全都成了尖子生,这几乎就和中彩票头奖一样不可能。

张清远现在对这些事是完全不管,就算管又能怎么样呢?

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白晨给学生作弊了,虽然七班的成绩的确是好的不可思议,可是那也不代表白晨作弊。

张清远现在只等着不到一个月的期末考,看看七班的成绩又会好到什么程度。

事实上现在全校师生都在盯着七班,七班如今在学校里,有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外号,怪物班,又或者是全能班。

似乎所有的一切,七班都擅长,从体育到学习,只要七班参与进来,那么团体赛的第一名一定是他们的。

如果是个人赛的话……也许其他班级可以争取三十名后面的成绩。

这让其他班级的老师非常的气馁与绝望,毕竟同年纪出现这么一个比较,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。

张清远也感觉到了这种弥漫在高一年纪的情绪,所以逼着白晨开设了一个特别课,也就是大学里才会有的公开课。

每周两节这种课程,任何愿意来听白晨课的学生都可以来听。

而且可以提出各种问题,让白晨帮他们解答。

白晨每次的公开课都是在学校新的礼堂进行,每次都是座无虚席。

张清远很乐意支付白晨额外的公开课薪水,而且这公开课可不便宜,一堂课一千元,一周两节课就等于两千元,一个月就有八千的额外进账。

这对其他老师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诱惑,导致其他老师也想要学白晨那样上公开课。

可惜,就目前为止也只有白晨获得了这个资格。

张清远又何尝不想要多几个这样资格的老师呢,可惜学校里的大部分老师。都是教条式的,并不是说他们的学问不够,而是他们的应变能力不够。

让他们教书本里的东西简单,可是却不能像白晨那样,天南地北的谈,又能够联系到学生的问题。

今天就是公开课的日子,张清远也坐在学生席上。听着白晨的讲课。

虽然白晨是英语课老师,不过白晨的学问显然不显于英语。

事实上。张清远发现白晨的英语反而是最差的一门学问,倒不是说白晨的英语差的令人无法忍受,而是国内的英语教育是非常制式的,所有的答案都必须符合标准,而不是正常美国人交流的时候,那种更加普遍应用的英语。

这也算是国内的教育界一个较为奇葩的地方,许多美国人、英国人居然都无法考到及格的英语成绩。

白晨在讲台上侃侃而谈,他喜欢把所有学生的问题,都尽善尽美的讲解清楚。

只要他能够回答的上来的。他都不介意与学生深入探讨。

“白老师,我有一个问题。”一个学生站了起来:“根据我的调查,你们七班的班费如今已经超过三百万,您打算如何分配这笔巨款?是不是应该让这笔钱发挥出最大的功效?比如说支援一下其他经费短缺的班级?”

张清远的眉头皱了皱,这个问题不像是一个学生提出来的,更像是有人指使他提出来的。

“有钱并不是原罪,这世上没有富人必须援助穷人的法律。而援助穷人并不能让钱变得更有意义,还有一点,我们七班的班费是自己赚取的,并不是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的,所以不管我们班有多少班费,都不能成为其他班级伸手要钱的理由。至于其他班级的经费短缺,班费并不是一个班级正常运作的必要条件,即便你们班的班费一分钱都没有,难道你们班就不能上课了吗?”

白晨一点都不留情面的说道:“如果你们班缺钱,你们就应该想办法赚钱,所谓穷则变,变则通。而不是指望着我们班施舍,也许你们觉得施舍这两个字眼难听刺耳,可是事实就是如此,你们在学校里,并不是为了学习如何乞讨,而是学会如何生存,当然了,如果你们觉得乞讨也是生存之道,那么我们就无法继续交流下去了。”

“那么白老师,您介意分享一下七班的生财之道吗?”

“其实七班的生财之道,从无到有,一直都在你们的眼皮底下发生,如果你们有去观察的话,就不难发现。”

“我们可没有七班的特别产品七班菜。”

“你们是否一定要照抄七班的模式?就像是如今的互联,早已被几个先期发展起来的巨头垄断,你们却研究着那些巨头的发展,然后依瓢画葫芦,你们成功的可能性是多少?”

“那就是说,就算是您,也无法复制七班的奇迹吗?”

“如果你想知道我们七班的成功学,也许将来我们七班会出一本自传书,里面肯定有七班的发展历程,然后充斥着一大堆的心灵鸡汤,不过你要记住,成功者的心灵鸡汤,一定是成功者已经把鸡肉都啃掉的,剩下骨头渣滓的汤水,然后你们再用幸福的泪水合着汤水喝下去,期待着有朝一日也能够获得同样的成功。”

不少的学生都露出失望之色,白晨看着众学生:“在座的每一位学生,如果你们就此放弃希望,那以后请不要出现在我的课堂上,可是如果你们还怀揣着希望……说的庸俗点,你们还想要发家致富,那就把你们的想法写成一份计划书交给我,我未必可以让你们每个人都出自传,可是我或许可以与你们一起探讨新的奇迹。”)

””>=””>:

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戴红蕾
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王宇
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怎么预约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